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中国教育之声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3983|回复: 0

城市的“老年漂”:随子女赴陌生城市重新拼搏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5-10-24 13:52:4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接送外孙女是陈鸣每天的主要任务,从人生地不熟到扎根于宁波,其中的辛劳不易只有老人自己才能体会



在杨训玲家的大门上,贴着一幅外孙女画的小画,上面画着快乐的一家五口,对二老来说,可爱的外孙女和孝顺的儿女是他们最大的宽慰

有这么一群老年人,大多年过半百,本应在家乡安享晚年,却要离开生活已久的故土,来到陌生的城市落脚。

他们持着不同的口音,来往于家和幼儿园之间;他们每天带着孩子,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,谈论着家长里短,交流带孩子的心得体会;他们生活的重心就是一家人的衣食住行……他们来自全国各地,有一个共同的称呼:“老年漂”。

“老年漂”,顾名思义就是:老了,还在漂泊。泛指那些到了晚年,却离开故土来大城市与子女长期同住的老人。

在宁波,也存在着这样的一大群“老年漂”,对他们而言,与子女团圆纵然幸福,可与此同时,面对忙于工作的子女、全然陌生的环境,这种幸福的滋味又难免复杂。

□记者 陈嫣然 文/摄

天伦

退休随着女儿来宁波 重新体味年轻人的艰难拼搏

十月的早晨,空气清透,阳光明亮。

61岁的杨训玲像平时一样,拎着小包上菜市场,打算看看能买些什么新鲜的小菜。

“第一次来到宁波,是在2005年,一眨眼的工夫,已经是第十个年头了。”杨训玲扳着手指头,说起了自己的“甬漂”故事。

杨训玲的家在江苏兴化,这是个仅有100多万人口的县级市。

十年前,女儿小静从南京师范大学毕业,抱着“为爱走天涯”的信念,跟随男友来到宁波工作。

在此之前,杨训玲从未到过宁波,为了孩子,她和丈夫陈鸣第一次坐上了开往宁波的汽车。

和很多父母一样,为了不影响孩子们的工作,夫妇俩主动担下了找房子的任务。

杨训玲清楚地记得,在炎热的午后,她和丈夫坐着公交车,从汪弄社区到二号桥市场,为孩子们的出租房购置碗筷等家居用品。

“当时,孩子们都在海曙区上班,我们就在附近的汪弄社区租了间房,总共40多平方米,房间小得只能放下一张钢丝床,我和老伴就挤着睡,怕掉下去,还特地用椅子拼着床。”

那年,杨训玲刚退休,本该过上了清闲安逸的老年生活,却不得不重新体味年轻人的艰难拼搏。

老两口开启双城生活 纠结在故土乡愁和团圆间

乡愁

杨训玲说,要说真正地扎根宁波,得从2008年算起。

过了两年,小静和男友结婚了,很快,有了身孕,妊娠反应挺严重。远在老家的杨训玲坐不住了,她揪着心,决定离开兴化,到宁波来照顾女儿。

每一天,杨训玲过着简单重复的生活,买菜、做饭、打扫。空余时,看看电视,和丈夫煲煲电话粥,只有在女儿女婿的陪伴下,才会出去转转。

而对于仍在上班的丈夫陈鸣来说,没有老伴相伴的日子更加不好过。

饭,得自己做,衣服,得自己收拾,下了班,回到空空荡荡的复式楼,心里头总会涌上一阵酸涩。

有时,陈鸣放下工作,来宁波与老伴、女儿女婿共享天伦,有时,杨训玲回到兴化,照顾年岁已高的老母亲。

“以前,兴化到宁波没有直达车,要到无锡或者上海转车,下午出发,第二天凌晨才能到,六七个小时窝在又脏又臭的大客车里,实在太痛苦了!”杨训玲说,有一次,自己不愿盖车里的脏被子,结果着了凉,烧得不轻。

那么多年,夫妇俩如同候鸟,奔波于兴化和宁波之间,其中的劳累和不易只有他们自己明白。

“我觉得特别对不起我的母亲。”当说到“漂泊”的遗憾,杨训玲突然红了眼眶,原本平和温柔的声音也随之颤抖。

“来了宁波之后,就把照顾母亲的责任交给了其他兄弟姐妹,后来,母亲患了重病,我带着2岁的外孙女回到兴化照顾她,以为她好一些了,我又来宁波照顾女儿,结果没多久,我母亲病情恶化了,还没来得及见最后一面,就……”

事后,杨训玲才知道,母亲离开前,一直喊着她的名字。这份心痛和内疚,在杨训玲的心里,永远无法抹去。

隔膜

虽比宁波人还宁波人 但医保提醒他们你是外乡人

都说落叶归根,但杨训玲和陈鸣还是决定背井离乡,扎根宁波了。对他们来说,女儿在哪,家就在哪。

几年前,为了外孙女上学的问题,夫妇俩搬出女儿女婿的家,在海曙区买了学区房,负责外孙女的接送。

陈鸣笑着说,孩子们该有孩子们的生活,老人还是不要住在一起的好,我们也想有个自己的空间。

去年,陈鸣到了退休年纪,终于也在宁波落下脚,“刚到宁波时,我压根听不懂宁波话,去菜市场买菜,人家说12元,我硬是给听成了16元,闹了个大笑话。”

为了尽快熟悉这座城市,陈鸣和杨训玲常常会坐着公交车到处转,被女儿夸奖“比宁波人还宁波人”。

可是,直到现在,仍有些事在提醒他们,离“宁波人”还有段距离。

“社保不在这,医保不在这,每次看个病、配个药,都要自己掏钱,很心疼的。”为此,杨训玲总是很注意,生怕自己生病,要孩子们花钱,“去年,不幸生病住院了,花了七八千,我又赶紧回到兴化,把医药费给报了,你说折腾不折腾。”

“可不是,我们每回趟家,不光要带回来土特产,还要带回来一大袋的日常药,兴化的药店营业员都笑我们是搞批发的。”陈鸣的玩笑话里透着一丝无奈。

幸福的滋味很复杂

中国有句古话:“父母在,不远游”,意思是,父母在世,子女不出远门。

而随着社会的变迁发展,很多子女选择了为生计、为梦想去“远游”,并带上了父母一起“远游”。

这很大程度上满足了年轻人追逐美好生活的想法,然而,对他们的父母而言,这并不是一场“说走就走的旅程”。

“故土难离”、“落叶归根”,让老年人离开自己生活了一辈子的家乡,离开自己熟悉的亲朋好友,去面对未知的生活,这是多么大的挑战,只有他们自己知道。

“年轻人工作忙,能帮一把就帮一把。”

“没办法啊,小孩子总得有人看啊。”

这样的感叹背后,是对儿女无私的爱,也是深深的无奈。

就像文章开头说的那样,这种幸福的滋味很复杂。迁徙到陌生的城市,父母大多面临着家乡和大都市之间生活方式的差异,在享受城市生活便利的同时,也遭遇着异地社保、医疗等各种困扰,更在浓重的乡愁和儿孙团圆的幸福中纠结。毕路德毕路德国际http://baike.baidu.com/item/%E6%B7%B1%E5%9C%B3%E6%AF%95%E8%B7%AF%E5%BE%B7%E5%BB%BA%E7%AD%91%E9%A1%BE%E9%97%AE%E6%9C%89%E9%99%90%E5%85%AC%E5%8F%B8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中国教育之声网 ( 京ICP备12037710号 )  

GMT+8, 2019-3-26 08:25 , Processed in 0.060334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